叶铮专栏|作为力量与现象的室内设计

09-21 新浪家居

   

摘要:“室内设计”的发展如同宇宙大爆发,至今仍未见边界。起源于20世纪初的室内设计这一名词,似乎在自身发展过程中,仅仅是一个登场的开幕辞。随着不断扩展的专业边界,暂且被称作“室内设计”这一现象背后,亦日渐展露出其专业特质。它几近覆盖了空间中所有的艺术形式和设计门类,显示出一个集大成者对整体设计谱系的统领端倪。

关键词:终结性、整合性、卓越性、驱动力、室内设计


一 能量发展 


  当下,室内设计虽说已遍及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但是,人们对室内设计又有多少认识呢?

  “室内设计”一词的出现,也仅有近百年的设计历史。而它却是文明发展轨迹中,所孕育能量在设计领域中的一次崭露:类似宇宙大爆发,从最初宇宙中的一个起始点不断膨胀,历经百亿年之久,至今仍未出现边界。

  同样,“室内设计”的发展亦不断打破原有的专业认知范围,至今也未见其概念的边界。恰如百年前出现室内设计这一概念,是对之前室内装饰、装潢的历史突破;而今室内设计的发展,照样使得这一名词概念成为局限自身定义的认知障碍。

  现实中的室内设计现象,与当下实际体现出的作用范围相互错位,名称概念无法覆盖其影响的边界,理论上的定义已然落后现实所承担的角色。这一现象,尤其反映在酒店类设计领域。一些从事酒店设计的室内设计师,只称呼自己为“酒店设计师”,而非“室内设计师”。

  试问:“在室内设计的名义下,如今我们所做的,难道还仅仅是室内设计吗?”

  室内设计的存在有自身的关键特质而成为它不断发展的核心力量。我们暂且还以“室内设计”为称呼。其实,室内设计的存在先于室内设计概念的出现,从对空间的装饰、为建筑的增色出发,发展为空间的再造与整合,乃至更进一步的延伸。从中可以发现室内设计的两大决定性特征——“终结性”与“整合性”。


二 设计终结


  一个项目的落地需要不同设计专业的共同介入,但是室内设计师通常是最后一个离开设计现场。室内设计的离开,意味着该项目的竣工完成。室内设计之后,便进入项目的使用阶段,主角已经不再是任何设计师,而是使用者。

  可见,室内设计天然具有对设计项目整体的终结意义。

  究其室内设计的终结性,可包含两层含义:其一,作为时间意义的排序,是将所面临的设计问题解决到最后落地完成的专业使命;其二,作为设计表达必须完成到表皮终结的程度,从内而外以审美的终极体验来实现所面临的功能、技术、经济等诸多方面的问题。两层含义均体现出室内设计在语言与行为、技术与艺术的一体化统一。

  由于室内设计是一个从末端进行考问的专业,它所具备的终极性特征,决定了室内设计需对最终的效果负责。而时间上的末尾排序,又赋予室内设计师对项目持有最后的决策权、调解权、保护权、整合权,甚至推翻或拒绝已存的其它设计。事实上,相当一部分优秀的室内设计师,为了实现最终的设计目标,竟然从设计项目的源头着手,从项目策划、场地设计、建筑设计、材料设计、产品设计等所有能够影响最终目标的领域开始,从而跨越出传统意义上室内设计的概念边界,成为设计项目的终结者,进而使得设计的终结走向终极。


三 设计整合


  室内设计的终结性导致对一切相关设计负责到底的职责,进而出现了它第二大关键特征,即设计的“整合性”。

  一个完整的设计项目是由多个设计专业共同介入。而室内设计的终结性,最终需要对一切影响整体设计的不同因素作出系统性整合,如此整合往往专业跨度较大,主要包括设计前、设计中、设计后三大段落。

  首先以“设计中”而言,比如:对于色调控制、照明设计、家具灯饰、材料研究、平面图形、艺术作品;以及建筑空间、景观配合、影视介入、施工技术、机电设备;直至气味、服饰、心理、风水等等,都在室内设计师的专业考量之内。

  因此,室内设计是整体设计大家庭中的集大成者,具有设计百科全书式的专业性质。它几乎涵盖了设计谱系的众多领域:从二维平面、三维产品、四维空间、五维视听;直到集合视觉传达、产品设计、装饰艺术、建筑设计、景观设计、影视媒体等学科为一体。由此可见,室内设计已然不是一个与其它设计门类处在同一逻辑层面的设计门类,而是众多设计门类之和的门类,即设计一体化的“大设计”。类似于一部电影的导演或者一个乐队的指挥,处于设计学科的顶层。而与“大设计”保持平级逻辑概念的是:科学、文学、音乐、政治、经济等一级概念分类。

  不仅如此,被室内设计所整合的边界不但限于“设计中”的范围,更扩展到设计之外的领域。而设计之外的整合,同时包括 “设计前”的企划定位,更包括“设计后”的运营管理。以致于一些业内最富盛名的室内设计师,尤其在当下商业社会发展中,凭借设计手段,缔造出不少开拓性的商业模式,他们的名字已经成为一些领域的开路先锋。比如,许多流行的酒店管理模式、零售商业模式、办公空间模式等,不少均出自那些著名的室内设计师之手。这样的事例想必大家都能例举一二。

  室内设计这种永无停歇的整合扩充,赋予了室内设计师统领设计全局的能量,显示出对其它相邻设计专业的一种殖民姿态,它是设计谱系中全系归一的终极者。

  因为,如今的室内设计师亟于需要有一个与他最终期望与名声相符合的设计结果,来捍卫设计最终的价值与尊严,这俨然上升为一场信仰之争。面对如此集大成者的设计现象,我们是否依然称为“室内设计”?


四 意义指向


  基于室内设计中的“终极性”与“整合性”,可窥见两大特质之下的潜在意义指向。

  “终结性”意味着直面现实的最终结果,将设计一做到底的拷问。进而领受以事实存在为依据的客观评判,其意义不仅是专业难度的体现,更指向实事求是的职业精神,维系社会最自然的认知道德。而认知的务实与道德恰好是社会诚实的建构基石。因此,对终极事实的认识与评价,其价值就是建树思维的正大光明(参见本人撰写的《认知的黑洞》,新浪家居,叶铮专栏。2020.06.30)。当然,对事实的认定不包括采用间接转换方式的展现,在此不再赘述。

  “整合性”则意味着将无数分裂的片段融合一体,构成整体系统的有机和谐,打破专业的边界和认识的孤岛,在“大设计”的推动下,使万象归一。这种一体化所带来的意义,其实是对有机生命系统的再造。如此存在于有机系统中那些相互依存与互补的力量,即是造物生命形式的开始。而生命力的强度,恰好体现那些相辅相成力量的强度。因此,室内设计追求的一体化整合,成为回归或寻找宇宙秩序的本来面貌和能量的一种方式。这又是“整合性”所指向的价值所在。


五 卓越表现


  上述两大特质决定了“室内设计”百科全书式的专业要求与设计统领的行业链地位。

  但,如此重要的角色,在设计史的发展中无疑由建筑师承担。而当下建筑设计随着行业分工的细化,正受到新生设计力量的吞噬。

  如若建筑师欲以捍卫自身设计传统的领域与尊严,必须是从头做到尾。所以,建筑师必须同时也是出色的室内设计师,才能继续维护来自建筑史上对设计统领的角色。

  “一做到底”,不光是体现过程的完整性,更是设计能力在更高层次上的落实与佐证。它不仅成功的解决了问题,更使问题的解决上升至艺术与精神体验的水准。

  从理论上讲,室内设计是一个从末端出发的整合者与终结者。如果作为室内设计师,其表现足够平庸而无缘完成室内设计所赋予的卓越性要求,那么,尽管在时间顺序上是一个终结者位置,事实上也难以肩负终极者的使命。

  于是,现实中决定应该由建筑师还是室内设计师行使对某一项目设计终结者的职责,最终乃取决于各自卓越性表现及项目性质。

  只有室内设计能够有效得对建筑质量完成进一步提升,才有存在的理由。如此,它需要对光线的提升、空间的提升、色调的提升、形态的提升、材质的提升;对环境质量与氛围的提升、细节关怀的提升;对项目合理性与审美性体验的提升等等,做出比建筑设计更人性、更细微、更优秀的设计。一句话:“将设计进行到底。”

  于是,基于终结与整合的前提,室内设计存在的根本理由是“超越”与“卓越”。不然,则完全可以回落到诞生“室内设计”这一专门名词之前的状态:建筑设计加软装设计。

  对卓越的追求是室内设计的立身之本。而卓越是对天才大师们的天赋神授。室内设计又是一个依赖大师的才华得以实现的领域,否则,卓越便无从谈起。让一切平庸之才从事室内设计,都是一种社会资源的浪费。

  事实上,当下整体室内设计界,虽然面临设计自律性的推动,从业人员的普遍素养却同样使室内设计行业面临尴尬。其中也包括社会对室内设计的认知严重不足,尤其是作为一个学科,在高等教育中位处三级地位,造成绝大部分院校,从入学生源到毕业质量都是一场举国浪费的表现。


六 内外驱动


  面对一路拓展的“室内设计”,站在现代的时间节点上,可将室内设计分为前世、今世、来世三大进程。三大进程也渐次展现出室内设计发展的内、外驱动因素。

  室内设计的前世,涉及面比较狭窄,几乎完全寄身于建筑空间所构筑的界面限定之上,成为内部空间界面的装饰与装修。通常仅限于权贵与宗教空间,其使命往往是为建筑空间增光添彩,成为对权力与财富的炫耀。设计范围十分类似今天所指的“软装”设计。

  室内设计的今生,从往日界面装饰中,自觉开拓成为空间环境的再造者,且综合功能、技术、装饰等相关领域为一体,旨在建构出更为人性的空间形式,并整合一切相关设计因素,由内而外地辐射室内设计的意志。开启了设计链中的殖民化倾向。从末端设计的角色开始发力,转身成为整体设计的终结者。

  室内设计的来世,进一步拓宽设计辐射的边界,逐渐消除各设计专业的分割边界,将功能与技术、技术与艺术、艺术与商业等,通过美的有机关系建构出富有生命意味的新系统,成为设计谱系中百科全书式的终极完成者,并且统领不同维度设计的一体化整合,追求“大设计”概念的表达。            

  从上述三大进程的表现可发现一个潜在因素:这是一个能够不断自我觉醒、不断自我扩张、不断一统相关存在,具备顽强内在驱动力的专门领域。如此驱动力将是核心专业能量的膨胀,是人类文化对卓越表现永无止境的渴求心理。而室内设计专业恰恰吻合了这种文化心理的潜在力量,使每个设计项目的终结,走向整体意义的终极追求。

  然而,除了设计自身内在的驱动力,还存在一个文化环境的作用,同样构成了室内设计扩展的外在动因。历史上,室内设计是为建筑服务、增色的一个领域;如今,却有相当部分的建筑是为最终的室内设计而服务,即为了表皮的光彩而提供出演的舞台。当然,其间亦包含了室内的终结性目标,导致空间性质变化的因素。建筑也由此被裹挟到这一文化背景之下。因为,这是一个“面子”重于“里子”的时代;是一个处处讲究包装的时代;是一个注重现象决策的时代。

  至此,面对这种无限整合扩展的设计力量与现象,难道还仅仅被视为“室内设计”吗?抑或只是代表某种设计力量和现象的代名词。

  让我们面对“大设计”时代的到来。

  2020、9、10

0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