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天家居能否顺利闯关上市

01-25 家具产业

  

  曾一心专注木门生意,凭借每年超千万代言费签下刘德华的梦天家居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梦天家居”)正在向资本市场发起新一轮的进攻。

  2021年1月4日,梦天家居更新招股书显示,公司拟通过募集资金来增强品牌建设及门类产品的产能扩张,同时以加码个性化定制柜技改项目为契机,进军精装修工程市场。

  按照规划,一旦上市成功,梦天家居在资本与市场上都将迎来新的跃升,行业环境承压,精装房政策陆续落地之下,其从单一木门到门墙柜一体化的转型也会跨向另一个维度。

  然而,梦天家居的美好愿景在招股书的各项数据呈现之下略显尴尬。招股书显示,公司门扇类的产能利用率一度下滑,已从2017年的91.32%跌至2020年上半年的56.05%。此外,公司营收滞涨、倚重经销商体系等也引来坊间热议。

  一边产能过剩 一边全力扩张 

  在家居行业,梦天家居的资历并不深远。公开资料显示,1989年,辞去浙江丽水县经贸局工作的余静渊带着30万元资金下海经商,随后创办庆元县玻璃钢厂,2003年又成立了梦天家居前身华悦木业,从而开始了木门版图的迅速扩张。

  根据天眼查信息,梦天家居的注册资本已达1.66亿元,余静渊控制的浙江梦天控股有限公司及嘉兴梦家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嘉兴梦悦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分别持股75%、10%、5%,配偶范小珍持股8%,其兄弟余静滨持股2%。也就是说,余静渊、范小珍夫妇直接和间接拥有公司98%的表决权。

  如今,这家家族控股超九成的企业,正试图通过IPO来实现从木门到门墙柜一体化的下一个转身。据悉,梦天家居拟通过IPO募资9.8亿元,募集资金除了投向“智能化仓储中心建设项目”“品牌渠道建设项目”、信息化建设项目及补充流动资金外,其中4.53亿元将投入“年产37万套平板门、9万套个性化定制柜技改项目”,产能扩张蓄势待发。

  奇怪的是,查询招股书数据发现,2017年以来,梦天家居的产能几乎已经丰裕。数据显示,梦天家居各产品产能利用率均有下降趋势,其中以门扇类产品为最,2017~2019年、2020年上半年,门扇类产能利用率分别为91.32%、74.12%、63%、56.05%;

  柜类产能利用率分别为97.30%、95.05%、98.80%、86.97% ;墙板产能利用率分别为96.01%、88.97%、97.90%、73.61%。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依托门扇类产品起家后,梦天家居已经向墙、柜等定制化业务发展,但门扇类产品依然是公司营收的支柱性业务。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木门产品分别向梦天家居贡献了83.16%、75.28%、72.18%、66.63%的营收。

  以2019年梦天家居门扇类产能70万套来计,招股书中“年产37万套平板门”产能投入后,梦天家居门类产能将达到107万套,同以2019年产能利用率63%计算,产能将富裕近40万套。

  为什么一边产能过剩一边全力扩张?中国家居建材装饰协会秘书长胡中信表示,对经营橱柜、衣柜、木门等定制产品企业来说,产品制作都有15天到45天左右的生产周期,只有规模化成产才能更好地协调生产与销售之间的有机关系,而产能利用率下滑其实就是营销方面出现了问题。规模之下如果产能利用率没有得到提升,那就会出现产能过剩的风险。

  事实上,作为房地产的下游行业,留给梦天家居的处境并不乐观。抛开受疫情影响销量影响较大的2020年上半年,2018 年度,梦天家居主要受木门类产品(门扇、门套、线条)销量下滑的影响,主营业务收入较 2017 年度减少 15757.88 万元;

  2019 年度,木门类产品(门扇、门套、线条)的销量依然下滑,但经过木门类产品单价上涨及柜类、墙板收入增长,主营业务收入方面与 2018 年度基本持平。

  压缩费用垫高净利润? 

  另一方面,蓄势扩张之中,梦天家居的业绩也在市场推敲中出现蹊跷。从具体数据来看,招股书显示,2017年~2019年、2020年上半年,梦天家居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4.82亿元、13.45亿元、13.48亿元、3.73亿元,分别实现归母净利润0.69亿元、0.94亿元、1.88亿元和0.18亿元。

  其中,2018年和2019年,梦天家居营收增速分别为-9.28%、0.26%,增长势头疲软;但同期净利润却分别暴涨36.8%、99.35%。

  对此,梦天家居给出的解释是公司不断丰富简奢型的木门类产品系列,扩展柜类、墙板,使得主要产品毛利率较高,随着其销售比重提升,带动营业毛利不断提升;同时调整广告宣传费及股份支付费用致使期间费用下降。

  据悉,相对于2017年27.48%的毛利率,2018年至2019年这一数字已经上升至31.82%、36.92%。公司营业成本由2017年度的10.69亿元降至2018年的9.04亿元,再降至2019年的8.32亿元。两年成本下降了超过2个亿。

  其中,广告宣传方面的成本下降尤为显著。2017年至2019年广告宣传费用为0.91亿元、0.82亿元、0.49亿元。2019年,公司大幅压缩该笔费用,停止了在机场投放的广告,减少了演出赞助、大赛赞助等活动,导致广告宣传费较2018年度减少3292.19万元,降幅近40%。

  而彼时,正是凭借着广告方面的大手笔,梦天家居“高端”品牌才名声大噪。公开资料显示,梦天家居曾斥资1.47亿元拿到央视黄金时档广告资源, 成为“2014年建材行业央视标王”,2015年又签下刘德华作为品牌代言人,并冠名郎咸平主持的《财经郎眼》,大幅提升了品牌曝光度。

  面对外界对于梦天家居靠压缩费用垫高净利润的质疑,梦天家居表示,报告期内,公司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以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前后孰低计)分别为6889.96万元、7969.74万元、17649.70万元及1671.09万元,扣除各年广告宣传费削减数后,相应指标变更为6889.96万元、7194.22万元、14851.34万元及1249.28万元,未发生趋势性的根本改变。“上述减少的广告宣传费投入对公司的经营业绩提升不构成重大影响,因此,报告期内公司减少广告宣传费投入并非以垫高经营业绩为目的。”

  然而,耐人寻味的是,本次梦天家居的招股书显示,在其拟预募集资金9.8亿元中,却有2.5亿元用做品牌渠道建设项目,“该项目拟投入35000万元(采用募集资金投入25000万元),分为三年投入,其中:品牌建设投入22100万元、渠道建设投入12900万元。”

  以上问题会否会成为梦天家居IPO进程中的掣肘?我们将保持关注.(来源:家具产业)

0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